话题: 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2020-02-11 20:42:43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百撕不得骑姐
    2020-02-11 20:42:43
    黑瞳之夏勒·弗兹(SARPOZA, THE BLACK EYE)
    双眼被黑暗蒙蔽,犹如黑色的月亮一般,充满了死气。
    这是无底的深渊,让人不寒而栗。你听这一声声绝望的凄厉,是不是死亡就要来临?
    抛开俗世的羁绊,抛开繁杂的感情,你不再是你,残酷才是你的本性。
    没有欢笑,没有痛苦,黑暗占据了你的身体,新的生命即将降临。
    “再来。”
    小魔法师青紫色的脸上褪去了血色。
    已经是第五次了。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再不懂人情世故,他也知道情况不太对劲。
    在最初的魔皇面前吟唱这首充满敬畏的歌——刚开始听到这个命令时,他还以为这是一生绝无仅有的好机会。他欣喜地提高嗓音,大胆地望向那黑色的眼睛。
    现在回想起来,这与自寻死路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让你再唱一遍。”
    “我错了!请杀、杀了我!”颤抖着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小魔法师嚎哭声根本无法停止。
    “……为什么这帮家伙全都让我杀了他们呢。”面无表情的夏勒·弗兹脸上,短暂地闪过一声叹息。
    黑瞳动了,走到跪地叩首的小魔法师跟前站住的声音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刃。佧修派的下属们连大气也不敢出,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听这一声声绝望的凄厉,是不是死亡就要来临?'看到我就想到死亡?”
    “不、不是。不是的……”一心求生的小魔法师,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害怕的不是死亡……是您,夏勒·弗兹大人。要不然魔界怎么会有句话说,'听到夏勒·弗兹大人之名不发抖的,只有死人'。不、不过,据我亲眼所见……就连死人也会害怕夏勒·弗兹大人……”
    “连死人都害怕?”
    “是、是的!连死人也……不,是连死亡本身都畏惧夏勒·弗兹大人!”
    瞬间,夏勒·弗兹的黑瞳中亮起微弱的光芒。虽然从他石膏般的表情中读不出什么,但站在他身后的叼着烟斗的铎黑德笑了起来。
    “呵呵呵,真是个机灵的孩子。首领,把他交给我吧。正好还剩几条狗链……”
    “不。”夏勒·弗兹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他轻轻抬起一只手, “这孩子……我要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许多人见所未见。
    蜷缩着身体、试图逃离死亡阴影的孩子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平时趾高气扬的佧修派干部,在从未感受过的压倒性的力量面前,也无力地瘫在地上。
    黑瞳夏勒·弗兹,只有他一个人静静地在原地抚着胸口。
    “博士说,那个家伙,是杀死使徒的英雄。”铎黑德不知何时靠近首领身边,整理着他凌乱的衣服,低声说道。
    “在那个世界,把长矛插进睡着的家伙嘴里,也配叫英雄啊。”
    “真想见一面啊。”
    “如您所愿。”
    铎黑德斟酌着首领的意思,抽出长矛,划了一道圆弧,魔力凝聚的波纹扩散开来,空间内的所有组织成员和她一起消失了。
    寂静笼罩的空房间里,黑暗之中,只有为新降临的神而准备的王座独自等待着它的主人。


    碎心者里查德(RICARDO, THE HEARTSBANE)
    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从庞大的气息覆盖黑暗之眼的那一瞬间开始。
    撕裂的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地上再次填满了鲜血。
    大脑中热血沸腾,简直就像是灵魂出窍。
    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力量!喜悦!快乐!
    有了这股力量,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
    不用再躲避那些喜欢戴着黄金头盔用长枪刺穿内脏的野蛮兽人,
    关键时刻冒出来碍手碍脚的尼巫,
    还有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的冒险家!
    再等等……
    再稍微等一下就好。
    等我用黑暗之眼把这股气息全部吸收,
    就亮出尖锐的牙齿,咬断你们的脖子!


    铎黑德(DOGHEAD)
    又一次,同族的身体在眼前炸开,剧烈的声响让耳边只有轰鸣的耳鸣声。
    在大地的震颤中,我支撑不住跪了下来,但依然睁大着眼睛,在瀰漫的烟尘中寻找那个人的位置。
    “就这点水平吗,真令人失望。”
    我朝着那低沉的声音竖起耳朵,轻声笑了。我猜的没错,黑瞳这种大人物要亲自出马抓捕一个逃亡的兽人,这种传言我压根就不相信。
    他只是在享受。挑出形体尚存的尸体摘下眼球,放到玻璃瓶中,映照在灯光下。他享受的,是这整个过程。
    我竭尽体内剩余的魔力,汇聚到手指向的方向。迸发出的力量惊险地从他眼前掠过,而我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向后倒了下去。
    但是,我成功了。我听到了他走近的脚步声。那只手粗暴地抓住头发的力量,唤醒了脖子酸麻的感觉。
    “是个会用魔力的兽人啊。”
    “……我能派上用场。”
    直视着我的黑瞳的深渊之中,映着我沾血牙齿和笑脸。首领就这样把我摔在地上,转头走远了。
    显然,他对我很满意。
    “铎黑德大人,嗅猎者凯……找到了。”
    吐出的白烟消散,现实的风景浮现在眼前。一个寒酸的小喽咯愣愣地站着,令杂乱的办公室显得更乱。
    “是找到了尸体吧。”
    “另外,里查德也……”
    “这个名字现在已经没用了。”
    我没脸见首领。明明有信心能派上用场。为了驱散再次涌现的回忆,我深深吸了最后一口。
    没有可献上的牌,那就让自己成为那张牌,握在那只手中吧。
    “去博士那里。得为首领准备一份礼物。”


    魔剑巴吉罗(DEMON SWORD BAKIRA)
    愚蠢的家伙,竟然一瞬间就被打倒了。
    刚才还猖狂不已家伙,身体转眼就冷却,强烈的黑暗之眼也湮灭了。
    早就该把这具身体吞掉,不然也不会落得这么愚蠢的结局!
    本以为一天数十次撕裂身体吸取的血液足够了,很快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本以为那家伙能做到。然而,他失误了。
    一切都搞砸了。我只能就这样被遗弃在地上,再次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

    然而,我和那家伙的尸体被收在了一起。
    那是个不同于一般人类,拥有怪异黑色形体的存在。
    他冷酷地把我插入那家伙黑暗之眼所在的位置,并注入了黑暗之眼的气息。
    令人疯狂的强烈气息喷涌而入。
    不论浓度还是分量,都远远超过以前从那家伙那里得到的!
    “全部吃掉吧,巴吉罗。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哈哈!”

    正如那个怪异的存在所说。
    这个浓度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
    足以让我实现一直以来的渴望!
    吃掉那家伙的身体,重塑新的肉体!


    白锈之希斯林(SISLEY, THE WHITE RUST)
    愤怒!无与伦比的愤怒!
    花了那么多时间和心血的研究成果,瞬间毁于一旦。
    为此我藏匿了那么长时间,
    终于获得了终极研究成果!
    然而好景不长。被裹挟到博隆克斯、见到那家伙的瞬间,我的心血就全被烧毁了!
    不能就这样停止。不能就此止步。
    我为了终极的真理,已经逾越禁忌。
    牺牲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
    如果就这样停止,一切都将白费!

    需要的东西太多了。
    首先……没错,就是“那个”。逃跑的“那个”。
    孩子们,走吧。是时候找回材料了。


    希斯林的孩子们(SISLEY'S CHILDREN)
    嘿哟~嘿哟~
    嘿哟~嘿哟~
    胆小的猫咪要改造掉吗?巨大的雪人挂起来吧。
    把刀插进燃烧的南瓜,用线把发光的飞虫缝起来。
    一点也不疼,叮叮噹当,叮叮噹当!
    不要害怕,马上就好啦!
    齐心协力,让敌人和我们说bye~bye~
    嘿哟~嘿哟~
    嘿哟~嘿哟
    -希斯林的歌谣


    银白妲可儿(TAGOR, THE WHITE)
    “妲可儿,赢了。妲可儿要拿走。”
    “为什么?妲可儿,是对的。不听话,就杀掉。”
    “杀掉杀掉杀掉杀掉啊啊啊!!! ”

    黑暗吞噬了呼喊声,剩余的意志变成了杀气。
    贪慾和耻辱、嫉妒和蔑视凝结在一起,占据了全身,除此之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可依靠的,只有金属摩擦的声音。
    一闪一闪,发光的东西。冰冷、尖利,但非常坚固。
    心怀一切渴望的少女,裹着白衣,睁开了双眼。
    “Booster, ON。”


    面孔贝尔纳多(BERNARDO, THE FACE)
    他一败涂地。
    肉体被摧毁,失去了黑暗之眼的力量。
    他愤怒,却无法愤怒。
    悲伤,却无法悲伤。
    想强忍痛苦,却难以做到。
    因为,他所有能够表达感情的“面孔”都消失了。

    “嘿嘿嘿……真是优质的素材,扔掉太可惜了,可惜了。”
    一个古怪的老人向他走来。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老人的脸,但身体却不听使唤。
    “哎呀……我的脸不行,但我可以给你其他的'面孔'。你一定会喜欢,嘿嘿嘿。”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时,一切都结束了。
    不仅失去的面孔回来了,还获得了新的面孔。
    而且,全身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有了这股崭新的力量,就可以报仇了!向那个将自己推入深渊沉沦的家伙复仇!
    虽然身体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但这不是问题。
    “只要重新、重新把面...脸...恐……装上……就可以了。”


    残暴之沃兹沃斯(WORDSWORTH, THE HIT-TO-KILL)
    昏暗的实验室一角,一个瘦小佝偻的背影。没有人回答他。
    想到自己计划的成败都掌握在那个古怪的奴隶手中,沃兹沃斯放松了握紧的拳头。
    “我需要一件盔甲。一件可以抑制黑暗之眼力量的……”
    “嘿嘿嘿!”
    那个人并没有转过身,手上动作不停,发出一阵咳嗽般的笑声。短短几天里,那张枯瘦的脸变得更憔悴了。
    “真好笑。别人都吵着闹着让我强化黑暗之眼,居然有人提出这种要求,我真好奇……”
    沃兹沃斯的耐心达到了极限。他一拳挥过去,伴随着刺耳的碎裂声,那个人手里的铁块散了架。
    “别忘了我是谁。否则,下次碎的就是就是你的脑袋!”
    “咳、咳咳……咳哈哈哈!好,很好,太好了!我给你打造一副战士的盔甲。真想看看,你能用这股力量打碎几个脑袋!嘿嘿嘿!”
    沃兹沃斯看着那个人仰头大笑的脸,再次想起自己的计划。
    他会接受黑暗之眼,但是会以战士的身份战斗到底。为了首领,也为了将会到来的启示之日。
    “不论多久。”


    孤独之拳凯芭朵娜(KEPADONIA, THE LONE FIST)
    痛,很痛,非常痛,双手就像被灼烧一样。
    “哎呀,太严重,太严重了。不是说了别大意嘛,嘿嘿嘿。”
    闭嘴,疯老头,在我折断你的脖子之前。
    “黑暗之眼的力量正在衰退呢,你能挺到现在也算不容易。”
    那就赶紧想想办法啊!呃啊……
    “很难受吧,话都说不出来了。嘿嘿。很好,这眼神就够了。”
    呃啊啊……力量……渐渐……流失了……越来越……
    “现在还不能死。我给你个好东西。它能救你的命。不过,可能你就没办法使用以前的力量了。”
    没关系。快点……给我……那个东西……
    “没关系?来,套上这个拳套。这可是我的杰作之一,嘿嘿嘿。”

    吉赛尔·罗根(GIZEL LOGAN)
    意料之外的收穫。就跟那个女人说的一样,没想到真的存在!
    果然,“不存在无法用科学无法证明的东西”这种说法果然是无稽之谈。
    不属于使徒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存在!看看这个,充沛的能量根源——黑暗之眼!
    无法以实体存在?嘿嘿嘿,梅尔文那家伙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气疯。
    那家伙再怎么了不起,这也是我先发现的,决不能让他抢占先机。

    从哪里开始好呢……新点子疯狂涌现!
    要用黑暗之眼改造以前制作的武器吗?
    不,还是先用把我带过来的那帮佧修派家伙做实验吧。
    那帮家伙居然敢把黑暗之眼嵌入身体激发力量,多么有魅力的疯子们啊!嘿嘿嘿。
    把快死的家伙拿来改造,权当是救他们的命了。毕竟这可是我的专长。

    不然的话……
    那个也不错,我还有在寂静城发现的“优秀的知识和素材”。听说摧毁卡勒特的那个家伙也来到这里了,嘿嘿嘿……
    正好黑瞳也很在意那家伙,毕竟现在我在他的地盘上,这也算是个表现的机会。
    不错不错……那就重新开始吧?

    翻译参考:腾讯中文翻译 https://dnf.qq.com/性价比/a20200114version/page1.html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梦の足音が闻こえる
    2020-02-11 21:15:36
    叒是吉赛尔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Josh
    2020-02-11 21:18:20
    残暴之沃兹沃斯<-----------唉 又是黑雾的模组 真的是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Dev
    2020-02-11 23:49:57
    男人的浪漫是机甲 妲可儿是毛线家的老婆(我在想Peach) 被改造的妲可儿为冒险家们带来了双倍的快乐 加上钻头是3倍的快乐 算上女仆装就是4倍的快乐 我们是不是还要感谢一下吉赛尔?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だんにす-洛
    2020-02-12 04:30:33
    我一直以为卡修派老大穿大毛衣戴墨镜,想说这王怎么潮成这样
  • 地下城与勇士手游DNF手游-魔界大战人物故事背景与介绍
    匿名
    2020-02-12 09:58:10
    40多岁的老魔皇是真的帅https://i2.digwow.net/editor/emotion/6.gif

  • 上一篇:【问题】有关国际服的公会申请问题...(已解决)

    参与讨论
      • 请先登入后才可以回帖 登入 | 注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