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超越本质与存在的伟大爱情故事-评《重启咲良田》

2019-11-08 13:23:59

  • 动漫动画漫画-超越本质与存在的伟大爱情故事-评《重启咲良田》
    元老院鬼头刀
    2019-11-08 13:23:59
    (谨按:本文系旧文重发,因为之前选错分类,没有被收到精华区就被删除了,所以重发一次填充一下达人文章量,其他有收到精华区的文章就不重发了。若版主觉得不妥当请删帖,不好意思!)

         《重启咲良田》是我心目中2017年TV动画的大师杰作之一,也达到科幻推理作品的一个新里程碑。虽然故事中的一些元素并非作者首创,但川面真也监督及高山克彦编剧运用杰出的技巧,将旧瓶装新酒却深含底蕴的原作发挥的淋漓尽致,用充满诗意的构图与分镜包装,紧凑的情节、精巧的诡计与大量的伏笔,让人目不转睛的一集接一集看完毫无支线与冷场的24话,最后在真相与结局中恍然大悟、深受感动。

      挖哇动画疯的简介说对了一半,本作确实是一部蕴含社会关怀的哲学系推理作品,故事中无论是剧中人物谈论社会哲学、主角浅井惠对谜题的抽丝剥茧,都需要观众放慢思绪,花相当的时间咀嚼后,才能理解并感受其精彩之处。但观众也不用太担心会过于生硬枯燥,因为编导利用杰出的剧情编排,将推理成分提前、哲学理论置中,所以观众完全可以将其当作一部流畅的推理小说来阅读。

      但本作真正令人拍案叫绝之处,在于推理与哲学的背后环环相扣的,其实是假藉对「本质」与「存在」的一系列思考实验探讨,歌颂一段超乎想像、令人万分惆怅的伟大爱情故事,这才是真正令本作能超脱一般科幻作品的格局而名留青史的原因,以下将以个人浅见尝试分析其结构及屏幕语言。
    (防雷线)

    剧中使用许多大胆的特写镜头,对塑造角色起到不错的作用,特别是为相麻堇献声的悠木碧可说是达到演技的巅峰之作。

    剧中人物的诡计与时间线
      在开始讨论剧情内容之前,先用简单的时间线来帮大家回忆一下浦地正宗的计画、相麻堇想出的反制方法,以及理解一切后的浅井惠如何行动:

    剧情结构—三段爱情故事交织成的精湛叙事
      开门见山地说,本作系爱情故事的不断升高堆叠—在经历佐佐野老先生与魔女的凄美爱情、米琪与青鸟间如梦似幻的爱情后,剧情不断加温,最后观众终于明白故事的真相后,也明白了原来本作的宏旨,就是在描述爱情的力量,可以让人性的光辉散发到何种程度,也就是相麻堇浅井惠超越凡人想像的牺牲奉献。

    魔女对于爱情本质的思考—小石头与麦高芬的故事
      佐佐野老先生与冈绘里的接触正式开启了故事的主线,一开始观众以为冈绘里夺走佐佐野的能力这只是为了欺负浅井惠的随兴之举,到故事中盘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其实是浦地政宗为了阻止魔女接触浅井春琦并遂行计画、进而影响浦地计画所设下的防火墙。但最终与伙伴们靠着魔女与佐佐野的协助,巧妙的夺取了照片并协助两人私奔,结束了故事的第一阶段。


    被未知的未来(白雾)及美好的过去(樱花)框住的两人 

           魔女的爱情故事也带出一项贯穿全剧、对爱情本质的探讨,也就是小石头(麦高芬)的故事,这个思考实验其实很简单:如果你的爱人变成了一颗会思考(有人性)的小石头,你还能爱他如旧吗?魔女提出的问题很犀利:假设你的爱人只能思考却无法表达,那跟路边的小石头有何不同,又能从它身上得到什么回应呢?难道可以抱着小石头一辈子,就这样相信其中有他的意识而死?再假设若存在那颗石头上的意识也消逝了,是不是可以(当作你的爱人也死了)将小石头丢弃呢?

      对魔女而言,显然这个思考实验是在讽刺她自己与佐佐野的爱情,两人被迫隔离、音讯全无,只能自己说服自己对方的意识中还爱着彼此,如此一来跟与一颗石头谈恋爱有何分别?石头有无人性全凭自己主观想像,难道哪天也可以突然说服自己这只是一颗石头就把它丢了吗?就像是沦落异乡的恋人某天突然想通「对方已经不爱我了」或是「已经死了」就放弃这段感情的消极一样。魔女祈求的是「骑着扫帚去敲意中人窗户」这样的积极行动,所以她无法接受就这样含恨而终,无论如何也必须放手奋力一搏。


    失焦的背景、背光的都让人看不清楚,只有映照了夕阳的麦高芬是确切的。

      对春崎而言,虽然浅井的想法对她而言比浅井能不能直接回应她更重要,所以不经思考的乐观认为她可以谈这样的恋爱,甚至认为石头总有一天会回应。但她其实直到本剧尾声才有办法藉由与相麻堇的对谈真正回答这个问题—就算把对方变成自己怀中的小石头,也不能算是真正拥有对方,换言之,她也终于承认自己错了,正如魔女不顾一切的精神,以及相麻堇所言「人类都是无可奈何有感情的」,也正因为有感情,才有办法成长。

    自残缺而生的美丽自恋—在梦世界中寻找真相的恋人絮语
      为了实验相麻堇的沼泽人离开咲良田会发生什么事,浅井惠决定进入片桐穗乃果的「掌中伊甸」进行模拟,却在相麻的安排下得到了真相的剧本407号。在梦世界中,穗乃歌什么愿望都能实现的「米琪鲁」而替她实现愿望的则是随时会保护她、只有她能见到、专属于她的白马王子「奇鲁奇鲁」而现实就像一颗甜柠檬,不知道可以逃避的人只好说服自己现实还是很美好的,逃避的她却迫使奇鲁奇鲁充满无奈的创造一个隔离青鸟用的鸟笼。


    这个构图比重暗示奇鲁*2拥有压倒力量,但支配光源及出口的却显得更为关键。

      在梦世界中,剧本家爷爷又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准备两个空箱子,尽可能把所有事物都装进A箱,在将存在不正确的事物移到B箱,直到A箱一样东西也不剩为止(至少欧拉公式应该可以留下来?);然后,在将B箱中最好的事物拿出来,就是最接近正确的东西了。」换言之,能发现其不正确之处,却还是认为它是好的,对当事人而言就是正确的事物。例如尽管重启不断地害惠失去,但它仍是B箱中的首选。

      另一方面而言,如果你不能认知到所有美好的爱情都有其残缺,那你就只是分不清楚蓝色与青色、被囚禁在神赐的乐园中无法自拔而失去灵魂,最后只能自导自演创造怪物,让白马王子能够营救自己。虽然奇鲁奇鲁深爱着米奇鲁,但这样的爱情「目的与手段」不符,想要得到体温、却只更陷入孤独。最讽刺是虽然拯救了穗乃歌,却陷入与美空相互隐瞒的窘境,而春崎美空被这个虚假的乐园彻底改变了,出现了自私与利他的两个自己,自私的自己想要独占惠、利他的自己则担心其实更为登对-能知道未来的话,是不是就不需要改变过去了呢?


    未来像是海鸥一样虚无飘渺,现实却像消波块一般沉重。

    对道德的批判与对存在本质的探究—相麻堇的献身   
      浅井惠春崎美空相麻堇的三角关系是全剧的灵魂,而作者又藉用三个关于本质的思想实验来铺陈这段令人煎熬的爱情。

      首先就从相麻堇浅井惠两人对善与伪善的辩论开始,被神惩罚的青年只要看到不幸的人就会全身痛苦,因此为了让自己快乐而帮助他人,此时神制作了一个没有意志的复制人,只是会向青年一样不断做出善举;那么,如果一定要以善或伪善来为两人命名,则何者为善,何者为伪善?

      浅井的想法类似于德国哲学家康德在《道德力批判》中的定义,即真正的善是不带动机的,所以为了自利而行动的青年,也就是他自己当然是伪善,而纯粹依照「看到眼泪就重启」,不带个人意志的春崎才是真正的善,也是他追求的理想。但相麻则认为不带意志的复制人「只是一种模仿」,批评把他人的悲伤当作自己的悲伤的春崎,认为对她而言为善或不为善,「就像是两个白色的箱子,其实选哪个都一样。」这样的歧见也决定了两个人后来行动的差别:浅井因为认知到行善也不过是满足自己的伪善,所以都尽量采取最理性的行动方式;而相麻则因为追求不是机器人(安卓)也不是复制人的未来,所以才能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



    剧中大量使用出现镜子的场景,暗示剧中人物对自我的怀疑。

      再来是占去故事大部分章节的《沼泽人实验》,这个探讨人类本质的思想实验配合相麻巧妙利用智树的传声能力制作的诡计,形成了本作最精华的部分。究竟死后从别的地方再转生一个记忆、人格甚至灵魂都一模一样的沼泽人,能算是同一个人吗?当然这个牵涉到「自我的同一性」的问题是不可能有完全正确的解答的,最大的癥结在于人类其实相当依微信「模糊思考」以便利用不充分的资讯来进行推论,是或不是也只是一种固执的区分;换言之,直觉上来看我们会觉得再怎么说沼泽人当然还是不等同于相麻本人,但若是再深究「沼泽人是缺了哪一部分所以才不等于相麻呢?」就会发现我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关键就在于我们不知道要集合多少种要素才能真正宣称沼泽人与相麻同一,就像我们无法说到底要有几粒沙子才是真正的一堆沙子一样,对人类本质的理解永远都只是依靠接近值而没有绝对完整的定义。

      所以,作者用了一个取巧的方式来回答这个问题,既然人类本质不可能有绝对客观的定义,那就用主观去定义就好了!沼泽人通过索引小姐的测谎,是因为她自认不是相麻堇浅井惠之所以能透过智树传声给沼泽人,是因为他认定沼泽人就是相麻堇;最后因为相麻得到了浅井的认同,才又能再度确立自我。这样的解释看似有些任性,其实目的是为了突显的为爱而死、又为爱而生,希望观众能超越本质的探讨,回归而去认知沼泽人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伟大了。

      相麻堇承受了死亡的极大痛楚、甘愿毁灭自己的本质变成模糊的沼泽人,就只为了守护她心爱的浅井惠的理想,为了惠的理想乡,她放手让美空邂逅、让他们的爱情昇华;尽管已经预见这个计画无法让她得到,还是愿意守护自己的心上人与另一个女人的人生,义无反顾的牺牲自己。虽然沼泽相麻悲痛地谴责死去的相麻只是为了逃避痛苦的伪善,但这样的情操如果还被指责为伪善,那这个世界上可能也不需要真正的善了。


    剧中许多两人或三人场景的构图都充满诗意,例如这个场景中的光源与桌子的形状就很耐人寻味:原本要告白的人是美空,结果月光却映照在的身上让她的真心无所遁形,桌子则指向原因所在的美空,但那个原因本身却是暗淡无光的。

      最后,在重新回到最初相麻所称「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是人类无法辨别的机器人」的问题,虽然浅井所言「知道未来而安排好一切,忠实按照计画执行、死亦无所畏惧」的相麻就是机器人,但我反而觉得其实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答案,相麻也害怕「没有得到却还笑得出来的未来,想过着宛如小石头之恋的日子。」;春崎也从一开始浅井所谓纯粹的善,到梦世界与自己对话后开始质疑自己对相麻的复杂情绪,最后有决心把长发留回来也能保持人性;浅井也从能力消失的世界了解到「即使记忆都是虚假的,从中仍然会产生感情。」而坦然面对自己的生母。这么一看,也许三人都是有学习能力的机器人吧!
    结语—为了更美好的神圣再生
      咲良田的能力是不是一种错误,其实很多英雄电影、动漫都有类似的讨论,不过本作中浅井惠津岛老师的一段对话很有趣:「搭车到远方、用电话与爱人传情有错吗?」「你要用就用。」「有钱人过奢侈的生活错了吗?」「没有任何错误。」「那为什么只有咲良田的能力错了呢?」「因为我就是觉得很卑鄙,你就拼命为了梦想而不安,过着平凡的生活吧。」其实这段话老师说的并没有错,显然是把问题简化过头了,能力这样危险的东西,已经超越工具与稟赋能够类比的范围,自己最后也终于承认,能力对咲良田而言并非不可或缺,说穿了只是喜欢与不喜欢的问题而已(本作其他哲学问题不也只能是选自己喜欢的解释吗?),严格来说,比较像是有信心跟没信心的问题,浦地认为能力是无法被彻底管理的,只要失去魔女管理局就无法发挥作用,最终悲剧将无可避免。

      浦地的想法即如他对手抄剧本的看法,是社会是一个舞台,人们依照剧本行动对话,即如加拿大社会学家高夫曼在《日常生活的自我表演》中所诠释的,人类的自我形象需要成功的舞台架设,以能在社会生活中获得实现,是这个社会孕育出自我,表演者自我希望得到他人认同、角色自我则是社会生活表演的产物,所以自我其实并非个人的资产。所以浦地希望确保的是舞台的架设,能力则是绝对风险的存在。


    三人最初的舞台:平衡的三角构图但却集中在占比非常小的区域透露不安感,但黄金比例庭园则暗示即使超能力存在于舞台上,依然是一个完美的平衡。

      作者在浅井浦地最后的辩论中延用了一个非常常见的伦理学难题《卡涅阿德斯船板》来为本剧做一个总结,也就是一个人的生存建立在另一个人的牺牲上的道德争议,虽然浦地认为这个社会有义务做出「正确的选择」,但这其实是一个悖论,其实这个问题的更佳解答或许是「im发ssibilium nulla est obligatio」,也就是古罗马民法的一个基本原则「没有人有义务从事不可能做得到的事。」也就是惠所言,没有人能强迫其他人做出选择,重点在于如何弥补过错、防范未然,如此一来加贺谷自然就选择了损害最小(牺牲猫咪)的方法,而非浦地的极端做法,虽然他说的其实不见得有错,人类或许应该选择面对现实接受困难与挑战,而非依微信能力这种不确定的风险,但就如惠所主张的,能力也是现实的一部分,没有人有强迫他人改悬易辙的正当性,正如卡涅阿德斯船板的选择一样,不管如何「世界的本质都不会改变,做得到的事情就是做得到,做不到的事情就做不到,就像是母亲抚摸小孩的头一样。(by 春崎美空)」

  • 动漫动画漫画-超越本质与存在的伟大爱情故事-评《重启咲良田》
    阿苏
    2019-11-08 23:28:47
    重启咲良田的OP与ED也很好听,推一个
  • 动漫动画漫画-超越本质与存在的伟大爱情故事-评《重启咲良田》
    驼鸟
    2019-11-09 12:04:50
    重启困难读 却满好看的
  • 动漫动画漫画-超越本质与存在的伟大爱情故事-评《重启咲良田》
    匿名
    2019-11-09 19:30:40
    强烈建议入手OST~

  • 上一篇:魔法少女奈叶 Detonation 下篇的纪录与感想
    下一篇:在失落的世界寻找朋友的真谛-评《动物朋友》
    参与讨论
      • 请先登入后才可以回帖 登入 | 注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