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2020-10-29 00:37:09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10-28 13:50
    各位好,最近想要开始以悠闲的步调写短文,至于取向标题也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吧?请大家小心别踩雷。另外,偶尔会出现一点暗示,希望不会违规。
    那么,我会从二楼开始放文,请大家边想像"剧情画成漫画的模样"一边阅读哦。最后,祝各位吃粮愉快。

    秘密
    晨间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LCro
    2020-09-26 18:00:32
    有BL味加腐味的感觉www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WaWaG
    2020-09-26 19:27:54
    腐味什么的最棒啦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普吉丁
    2020-09-26 21:03:59
    我岛上也有这两只❤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黑貘修
    2020-10-12 22:14:43
    【秘密】
    (主观视角)(无踰矩情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掀起了"·都市"这么一股小小的风潮。
            几百位各怀理想或苦衷的志愿者集移居至自行运作的偏远城市,远离曾经包围着他们的尘喧。

            比如这座并不存在任何特色的市镇。白天时,十几位居民悠闲地过日子;晚上时,大家通常已经归巢就寝。不过偶尔总会有几位夜猫子或者当夜正好失眠的岛民例外,他们总会聚在镇上唯一一间咖啡吧"鸽子之巢"。
            今夜亦不例外。
            老板站在吧台后,不厌其烦地替雷姆倒第12杯咖啡。"虽然我不太适合这么说,不过咖啡喝太多也会对身体不好哦。"老板淡淡地提醒。
            "不、不行啦,这项更新明天就要交了,今晚没赶完就死定了......"雷姆拚命操作着面前的电脑,一脸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他最近才报名了网络氪程,但是学习进度相当落后。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啦......不过,这和喝咖啡没什么关联吧?"坐在隔壁的亚美一脸担忧地看着雷姆,她从来没看过他那么急的模样。
            "当然有关啊!!要是不喝咖啡,我可能做更新做着做着,就不小心睡着了......呜,好苦!咳......"
            "喂,你振作点!?"

            另一边的普通座位区,另外两位狼族客人面对面坐在扶手椅上,默默地听着旁边一团糟的声响。
            "再这样下去,那小子恐怕要崩溃了吧?"史培亚不时偷瞄埋头苦干的雷姆。
            "......大概吧。"罗博冷静地轻酌一口卡布奇诺。
            "你觉得我们该去帮他吗?"
            "先别吧,难得看到他那么认真的模样,我比较希望他能够自己完成事情。"
            "你可真是无情呀。"史培亚挖苦他。
            "......随你怎么说。"罗博把马克杯里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我差不多要回去了,你也别留太晚啊?"
            "知道啦。"史培亚一脸心不在焉。
            罗博起身起身整了整身上的夹克。"啊,对了......"离开之前,罗博回头望了一眼。"你可别随便插手哦?"
            "哦。"
            "叮铃~""谢谢惠顾。"老板应了一声后,转过身来关切着雷姆。现在连他也露出担心的表情了。
            "呃,你还好吧......"亚美紧张地问。
            "呜呜呜......怎么办啦......"雷姆%在吧台上哭了起来,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的电脑借我一下。"史培亚没什么表情地坐到他旁边的位子,顺手把电脑移到自己面前。
            "......史培亚前辈?"雷姆的眼角还有泪珠在打转。
            "......原来是统计学啊,那还不简单。"史培亚碎了碎嘴。"看好了,我现在一提一提带你处理。"

            十五分钟后。
            "好啦,恭喜你都完成了。"史培亚伸了伸懒腰。
            "呜呜呜,谢谢前辈!!"雷姆激动地扑进恩人的怀里。史培亚愣了愣,只能苦笑:"好啦,别弄得我像你爸似的。"
            "呀啊,史培亚先生的数学挺好的嘛!以前都不知道呢。"亚美夸道。
            "这样说太夸张了,这些题目其实都是基本。倒是雷姆你,上氪给我认真点啊......"史培亚把雷姆推开,敲了敲他的头。"......知道了啦。"雷姆一脸无辜地嘟嘴。
            "不过,这些东西别人通常学过考完后就忘得一无语二净了吧?"亚美"咕噜"地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柳橙汁。"史培亚先生反而记得一清二楚。"
            "正好而已。"史培亚脸看似有些红,尽管他并没有饮用含酒精饮料。"要说的话,这种东西罗博也会。"
            "问题是罗博先生没有打算要帮忙的意思嘛!"雷姆闷闷地发了下牢骚,一旁的亚美也附和:"就是说嘛!刚才就这么离开了,感觉好冷淡......还是史培亚先生人很多了。明明个性差那么多,却是多年来的好朋友吗?"
            "他只是比较不善表达罢了,不然他肯定也会帮忙的。"
            "是哦......"两人一脸不大相信的模样。
            "......信不信由你们。"史培亚叹了口气。"我差不多也要离开了,明天见。老板,我要结帐。"
            "哦......掰掰。"
            付完钱后,史培亚头也不回地推开门走了出去,将风铃清脆的声响和老板那句"谢谢惠顾"留在身后。

            "结果你还是帮了他啊。"倚在咖啡吧门口旁墙边的罗博就这么一声,便让史培亚猛然回首。
            "......就这么偷听别人讲话二十分钟吗?真是奸诈......"史培亚刚想吐槽,突然被罗博一把拉走。"喂!?你......"
            罗博一路拖着史培亚走到附近饮料贩卖机旁的角落,并用自己的身体挡着他,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干嘛?你发什么神经啊?"史培亚相当警戒。
            "就老实跟你说吧,"罗博的笑咪咪的模样带着浓浓的杀气。"我现在啊,对你有点不爽呢。"
            "到底怎么样?"史培亚有些恼怒了。"不要搞得这么......"还没说完,罗博伸手摀住他的嘴。
            "......刚才,雷姆那小子把你抱得相当紧啊?"
            "所以呢?"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现在在吃醋啊。我现在就让你瞧瞧,我有多么地'不善表达'。"
            一阵沉默袭来。悄悄地,罗博将嘴凑近知己的脸。
            史培亚脸红了。"喂,我们已经约好,不要在外面随便这样了。会被发现的......"不知为何,他的音调也转趋柔和。
            "现在可是半夜啊。"罗博的手臂温柔地绕过对方的腰,轻轻抓着史培亚的尾巴。"在这座城镇上,夜晚可是我们狼族专属的时刻,不是吗?也是在这时候,我们才会稍微显露本性......"虽然嘴角明显往上勾,但是罗博的脸颊也开始透红了。
            "......啧,少在那装浪漫了。"史培亚表面上抱怨,语气却听得出些微的羞赧。
            "来一次没关系吧?"罗博渴望地哀求。"拜托你......"
            "......呵。"犹豫几秒,史培亚无奈苦笑。"真拿你的撒娇没法子。"
            才刚说完,罗博的舌头便堵住自己的嘴。
            月光微弱地撒下地面,投影着两名狼族吻部交接的剪影。
            意外构成了优美的画面。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09-26 16:11:23
    这两只都很帅 很可以!!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09-27 01:26:57
    虽然我是站在罗博X毕安卡这对BG CP 的,这篇意外喜欢23333D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LCro
    2020-10-04 08:35:10
    嗯,真香啊~~可惜我的岛只有史培没有菜头,凑不出这种组合www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09-28 16:24:26
    【晨间】
    (主观视角)(稍踰矩情节)

            一日之计在于晨。
            史培亚睁开眼睛时,所在房间的现代感让他反应不过来。
            一时间内,史培亚只有东张西望的份,直到他看见躺在他身旁的罗博。(对哦,昨晚不知不觉就跟他一起回来了,然后......)
            "......哈啾!"史培亚打了喷嚏,紧接着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想说怎么觉得这么冷呢,原来......)
            接下来就是单纯的发愣。等比较清醒后,他摇了摇身旁的罗博。"起床了啦,笨蛋。"
            罗博没反应。
            "我在叫你啊,听到了没?"
            还是没反应,不过罗博开始打起呼来了。
            "......罗博!!"史培亚恼怒了,拿起枕头便网罗博的脑袋砸了下去。
            "啊淦,痛痛痛痛!!喂,别打了......"罗博惨叫。"好啦,我早就醒了啦!"
            "喂,难道你忘了前天我还提醒你不要晚起床吗?"史培亚忍不住开始训话。"你看看现在都几
    了?"
            "呃,七点半而已啊。等等......"罗博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惊了一下。"原来我睡个回笼觉就过得
    么久了吗?"
            "啊,回笼觉?"这下换史培亚不明白了。
            "就是刚才......大概五点多吧?那时我就醒来了,结果看到你还在睡,我只好拿本书来看个十五
    钟,后来就想说再睡一下。"
            这次换史培亚自己尴尬了。
            "......好吧,不过你至少也叫我一下吧?"
            "......呵呵。"不知为何,听到这句抱怨的罗博居然轻笑了一下。
            "喂,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看你这样从暴怒变害躁的过程挺有趣的。"
            "搞什么啊你!!"史培亚立刻换回暴怒模式,毫无理智地扑向罗博。"喂喂喂,我才要问你在干......唉呦!!"两人就这么扭打起来。
            不出几分钟,史培亚跨坐在罗博身上,全力压制住对方。"就叫你不要随便激怒我了,活该。"
            "......哈。"
            "还笑!?"史培亚几乎要揍人了。
            "不是啦,只是......明明已经玩了一整夜,你还是很有精神嘛。"
            史培亚立刻就明白了。震惊之余,他轮流看了看自己和罗博的穿着(各穿着白色和红色的内裤)。"......"瞬间他突然像力气被一秒榨无语似的,整个人瘫在罗博身上。"怎么样,认输了吧?"罗博感到十分得意。
            "......我认输啦,X的。"史培亚胀红着脸,感到疲倦不已。
            一阵沉默。
            "......你身上的毛,真的很好摸呢。"
            "......又想干嘛?"
            罗博只是微微笑了笑,静静抚摸着史培亚背后纯灰色的毛发。"没什么,只是......你的毛很柔软、加上你的身材也不错,摸起来既滑顺又结实,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我微信床的原因吧......我很想就这么和你抱在一起。"
            "......罗博,你知道你这几句话听起来很变态吗?"
            罗博没说什么,只是一言不发地抱住史培亚,稍微挺起身体后开始轻轻晃动。"唔......嗯......"史培亚禁不住蹭,稍微呻吟了一下。他的视线刚好被罗博身上的毛遮住了,那种乌黑又带点蓝的毛色他从来没在罗博以外的居民身上见过。"......算我求你,别再用你的腹肌摩擦我了。"
            "胡说呢,你明明就很喜欢的样子。"罗博逗着他的好兄弟。
            "该死,我受够了......!"史培亚无语脆直接将嘴巴黏上罗博的吻部,舌头强行钻了进去。
            "呜......我就知道......嗯唔......你会,这么做......嗷......"罗博断续地嘲弄,唾液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如此舌吻着,两人任由口水滴在彼此胸膛互相摩擦的毛发上。
            缠黏许久,史培亚的嘴终于放开了罗博,互相喘气许久。
            "......算了......今天就晚一点起床吧。"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10-04 08:39:56
    浓厚的...狼族...BL气味...(鼻血)P.S.啥时会有严重踰矩行为ww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LCro
    2020-10-04 08:57:02
    (请稍候)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LCro
    2020-10-07 08:46:48
    【烹饪】
    (主观视角)(无踰矩情节)

            "喀哩、喀哩......"
            史培亚光是从客厅便能听见开放式厨房那里,几乎隐藏在食用油沸腾的噪音之中的撒盐声。狼族的耳朵可是相当敏锐的。
            如同以往,今天的罗博也主动担起中午煮饭的责任。隔了大约五公尺望过去,他正十分专注地衡量菜餚的调味量。以每天必定进行一次的各种日常而言,做菜大概是她看得最认真的一项。
            另一边,史培亚一边闻着微微的焦香味、一边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早已读过上百遍的名着。当然他也会做其它家务,然而事实上他再怎么把自己陷入阅读世界里的深层逻辑思考,内心仍旧按捺不住想要去帮忙切个菜之类的念头。
            没错,史培亚一直很想进去厨房(当然是和罗博一起),但是每当来到他家时,只要当天是由罗博下厨(大部分时候都是这种情形),他就不容许其他人过来打扰他;就算想偷溜进来也不行,罗博在这种时候神经相当敏锐。
            回到当前情况。现在史培亚自己的神经也非常锐利,因为他无聊地快抓狂了,尤其是罗博家里播放的背景音乐"鼓打贝斯"的呆板节奏(对史培亚来说,反覆的贝斯声音确实很无趣)让他更失去耐心。相较之下,流理台那边的沖水声悦耳地让他几乎压抑不住凑过去的慾望。
            (不行,我总得做些什么......)

            罗博松了一口气。(大功告成,接下来就剩下装盘了。)
            他把整个平底锅拿起来,将里面的炒蛋全倒进一旁的盘子里。接着罗博打算拿几株香菜摆在上头,不小心手一篇而撞到一旁装蛋壳的碗。
            "乓啷!!"
            "X的。"罗博忍不住爆了声粗口。"真是,这种容易留下味道的东西得赶快捡起来啊......"
            "怎么了吗,罗博?"不知何时,史培亚出现在厨房入口。
            "没什么,"罗博心不在焉地回答,从桌上拿了条抹布后半跪了来。"只是不小心打翻了些东西。"
            "......你先把菜端去餐桌吧?我来帮你清理就好。"
            "不需要,我自己来......"罗博想一口回绝,手上的抹布却不一把拿走。"就让我帮个忙吧?"史培亚早已蹲在她左边,笑瞇瞇地拎着刚抢来的抹布。"等菜凉了才端出去,味道早就没了一半啦。"
            "呃......等等,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快出去啦!!......"罗博慌张又气恼地要站起来,想把对方赶出去,肩膀却马上被史培亚的双手压了下来,人整个被控制在厨房的低处柜子门上。"......你想干嘛?"
            "我也没想干什么啦。只是......"史培亚微笑着注视罗博,自己的膝盖顶上对方的腹部。"我最亲爱的罗博如果只顾着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罗博已经察觉不秒。虽然平时都是他玩弄史培亚居多,但要是史培亚认真起来,其虐待倾向完全可以比过罗博。
            两人互瞪了一阵子。
            不知过了多久,史培亚打破了僵局,忽地抱住罗博。"好啦,开个玩笑尔以嘛!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多让我帮些忙而已。"
            "......"
            "。对了,今天的主菜是炒高丽菜和洋葱炒蛋,对吧?你等等赶快端出去吧,我等不及要开饭啦。"史培亚一把将罗博从地上拉起来,趁机将吻部靠近罗博的耳朵。"虽然说......我比较想吃生蛋白液就是了,刚才被你打翻可真可惜。"
            罗博花了点时间反应过来。"废话就别多说了,地上的蛋壳就麻烦你清理......你刚才说的生蛋白液,等等就当我们俩的饭后点心吧。"
            听了这番话的史培亚没多说什么,只是温柔地在罗博脸颊上亲了一下。
            "哟,我们说好的哦?"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10-05 17:06:42
    嗯~~亲爱的老公(?!)做的饭菜最美味了,当然,老公本身(?!)也很美味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紫焰幽魂
    2020-10-13 16:26:04
    【特典·灵感】
    (第三者视角)(无踰矩情节)

            午后,咖啡吧。
            老板仍如平日一般,站在吧台后仔细擦拭着店里的杯子。然而,今天的客人数目似乎少得有些可怜。
            "唔唔......看来今天雷姆和大家都不会来了呢。"右前方摆着一杯没喝几口的果汁,这次换亚美%在吧台上了。相较于上次的某羊族,她的脑袋里也塞满了满满的烦躁感,不过节奏明显缓很多。
            "......其实,有时一个人也挺不错的。"老板难得开口一句心灵鸡汤。
            "......刚刚那句没提到咖啡对吧!?老板居然讲超过十个字了嘛!?"
            亚美一度亮起眼睛。"一二三四五......没、没错!刚才讲了十二个字......"
            接着马上再度消沉起来。"......的确,说不定一个人也挺好的,说不定鸭......"每当内心空白时,她便会忍不住说出口头禅。
            "不对,这里总共有两个人呀?"莫名其妙的想起不重要的细节。
            虽然不符合他的作风,老板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叮铃~"毫无预警地,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
            "欢迎光临。"亚美本能地顺着老板的招呼声回头望去。这一望让她感到不得了。
            浅橘的毛色加上额上整齐梳向左边的一撮鲜红浏海,个性有些冷僻的狼族无声地就坐在亚美右边。
            "......今天难得来了稀客呢。"老板眼镜底下的鸽子演似乎闪了一下。"请问客人要点什么?"
            "......简单的一杯黑咖啡就好。"施傅没有立刻回答,沉默几秒后漠然地回答一句。"能帮助我思考文字的那种。"

            偶尔,这座并不存在任何特色的市镇仍会有某些来自其他村落的访客定期到来,这天下午便中了那微小的机率。
            今晚施傅的心情反常地阴沉,就连他自己也有点不知所措;平常的他其实平常的他其实相当开朗,偶尔才会比较暴躁一点而已。然而施傅自己也很清楚,此刻他身边的气场可比一般脾气差时还压迫的多,同处一室内的其他两人显然都不敢随便开口。
            事实上,施傅大概也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这三天来,他完全没有任何创作的点子,平常的施傅可是能每天写出四五首散文诗的。(哪类的诗都好,为什么我都想不到新的点子啊......人家都说出远门走走有助于活络脑筋,显然根本没用啊!?还是说,其实我根本不是这块领域的料......该死,当年我还扬言要成为专职诗人的说......!)
            "施傅先生,"身旁传来另一位客人怯懦的关心询问。"您......还好吧?"
            "......不好。"施傅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想骂对方很烦的心情。他再瞄一下自己舖在桌前的稿纸,发现刚才他把家里漆在墙壁上的所有涂鸦图案都画在上面了。
            "呃......您是不是在创作上陷入瓶颈了?"亚美谨慎的试探。
            (怎么办,要回答这家伙吗?)施傅转头盯着身高比自己矮一截的亚美。对一个小女生苦诉自己心事的主意和他的自尊有些相升,不过......
            毕竟施傅的压力累积了不少,总会想要洩洪一下。"哪类的诗都好,为什么我都想不到新的点子啊!?......"瞬间,他便把刚才内心所有的独白实际讲了出来(包括那句"该死"),其中似乎多添加了不少感叹号和问号。最后,施傅像个小孩一样%倒在檯面上大哭:"我这样怎么对得起年少的我呀!!等到我进坟墓时,我又要怎么面对祖先们啊啊啊啊啊!!"
            老板默默地替施傅将咖啡添满。
            (记得没错的话,上次雷姆好像也是哭倒在那个位置......)亚美只把这段废话留在心里,开始试着安慰施傅:"呃,你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啦!灵感这种东西,随时都有可能来的,不是吗?对了,要不然你把刚才那几句哀怨写成诗嘛,既有主题性、份量又够......"
            施傅狠狠地瞪着亚美。
            "我、我开玩笑的啦!!呃,要不然......"亚美拚命地思考能实在帮助他的方法。"......抱歉,我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施傅已经不哭了,垂头丧气地盯着自己的稿纸。
            心情遭受感染,亚美也觉得有点沮丧。"真的很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啦,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帮忙的义务......我反而还得跟你道谢。"
            "可是,我还是想要帮忙啊!"亚美很不服气。"明明罗博先生来问我建议的时候,我都能给他满意的答案。"
            施傅愣了愣。"......你说罗博?"
            "对啊,他的志向是成为新闻记者,最近好像会写一些网络新闻。大概每星期两到三次吧,他会拿最近外面世界发生的社会新闻之类的来问我感想,雷姆也被他问过几次。"
            "......原来他会这样做啊?"施傅似乎陷入了思考。"跟我不太一样,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写诗的。"
            "呃,作品性质不同的关系吧?毕竟新闻本来就要采访别人嘛!然后诗那些的都是个人的创意......"
            "......不对。"施傅突然打断亚美。
            "咦......。?什么?"亚美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啦......我问你啊?如果你想看我的最新作品,你会想看哪种风格?"
            "啊?大概......"亚美认真想了一会。"描述森林或瀑布那类自然风景的吧?"
            "森林和瀑布吗?我知道了。"施傅快速把自己的笔和稿纸收拾好。"老板,我要结帐。"
            "咦!?怎么突然就要走了!?"亚美相当错愕。
            "临时有事。"施傅简短地回应。"还有,谢谢你给了我那么大的一个提示。"
            "叮铃~""谢谢惠顾!"
            "......施傅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他大概终于想起自己的座右铭了吧。"老板若无其事地回答。
            "座右铭......?"亚美歪了歪头。"不太懂。等等,老板你刚刚又讲超过十个字了对吧!?"
            终究是个单纯的小女孩。

            施傅确定好离自己最近的瀑布景点后,便动身离开小镇了。
            "已经一个多月没来鸽子之巢了,结果马上就要离开了.......啊,也还没去看看那两个家伙呢。算了,下次再说吧。"施傅莫名地自嘲一番。
            "毕竟我实在等不及去找灵感呀。"
            毫无预警地,当年他给自己订下的座右铭又浮现在脑里。
            他山之石,可以为错。
            (啊啊,当年就是怕自己太过逞强,才选择这句俗谚的,结果现在还是掉进坑里去了。)
            施傅轻声苦笑了一下。
            (的确,要是自己一时没有文字的灵感了,从别人身上找也无妨。不管新闻、诗词,各种文学都是如此吧。......看来,这趟旅程没那么简单就要结束呀。)
            此时正值酷热的午后,施傅擦了擦汗后迈开脚步。
            "嗯嗯,离开瀑布后要再去看看谁呢?"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17 01:25:58
    嗯,2位老公(?!)还在用餐(享用彼此)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17 08:51:55
    这篇的剧情主大致无关原本的故事的两位角色哦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17 08:52:46
    所以,在施傅单人向的故事这样提很容易被视为ky的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17 09:45:22
    好吧,就当做无视我吧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28 15:04
    【昇华】
    (主观视角)(踰矩情节)

            无光、密闭、束缚,即三种最容易引发恐惧之元素。当三位一体的条件齐全时,肾上腺素的分泌量更是升向极限。
            另一方面,心理学已经透过清楚的实验证明,人在越恐惧的情形下,情慾也会在暗地里越发强烈。

            一片漆黑之下,罗博这一生难得像现在一样感到如此恐惧,却又矛盾地兴奋不已。
            准确而言,他被绑架了;不过罗博自己很清楚,只有谁会在大半夜把他绑走,以及这么做的理由。
            显然他在一栋屋子哩,紧闭的窗帘让眼睛再怎么适应都看不到周遭环境;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了起来(虽然其实不怎么紧),让罗博无法自行逃开,至少表面上如此。
            "罗博......"微弱的呻吟从正前方传来,仔细听似乎带了点歉意。尽管看不见,罗博依然认得出来是谁。"抱歉,我实在忍不住......希望你能原谅我。"
            "混蛋,要老子原谅你的话,就先给我立刻松绑。"罗博故意装凶。
            当然,绑架犯没有乖乖照着他的话做。罗博感觉到有人爬到他身上,紧紧地压住他。
            现在罗博真的没有逃开的机会了。

    后续内容在此链接,未满十八切勿进入
  • 动物森友会-【灌水】动物森友会 史培亚X罗博 日常短文集(目前共五篇,10/28更新)
    匿名
    2020-10-28 20:55
    LCro老兄,你....可以帮我....叫....救护....车....吗....(被老公们[?!]的绝顶美味搞的喷鼻血而失血过多)P.S.这种剧情正好合我的胃口,死而无憾了....

  • 上一篇:送一些DIY跟家具

    参与讨论
      • 请先登入后才可以回帖 登入 | 注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