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图文】约书亚×米莎—我所注视的那个你。

2020-06-06 00:37:21

  • 万象物语-【图文】约书亚×米莎—我所注视的那个你。
    Lastelle
    2020-06-05 18:17
    约书亚×米莎—我所注视的那个你。

    !!!米莎故事暴雷!!!!
    真的太喜欢米莎和约书亚了……直接飙了一篇文出来……第一次来挖哇的Sdorica挖哇发帖……希望我没有弄错……
    *约书亚视角。
    *大部分对话来自米莎故事。
    *妄想有
    *刀、文长注意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回来。
    明明大家都在等着她。
    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我在等你。

    「你们再这么不虔诚,一定会遭到蛇神惩罚,就像路易还有温蒂一样!」米莎伸出手,抬起头,一举一动间带的全是对公母蛇神的崇敬……从小她就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抛弃在神殿的缘故,她对于蛇神,总是非常敬仰。
    但这句话,绝对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说出口,
    「路易和温蒂都病的快要死翘翘了,你还骂他们!」其他孤儿院的孩子严厉的斥责着,对于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每个人都像是家人一样,互相照顾,互相陪伴,温蒂和生病这件事,大家都很着急……米莎怎么会拿这件事来攻击人呢?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米莎在听见说出的话时,才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露出了有一点慌张的神情,然而倔强地话语却不合时宜,只让人产生了「她还在狡辩」的心情。
    我不这么想,但其他孩子却不是这么想的。
    「约书亚!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玩!不要理她了!」
    「等!」

    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们给抓住了手臂,硬是扯离了那里。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米莎似乎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却是很快的收拾起,转过头去,让人看不见。

    ……从那天起,孤儿院的大家,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排挤着米莎。
    毕竟说出那种话,对于大家来说,根本是变相的诅咒,谁能忍受呢?虽然都是孩子,爱恨却是分明的,对重要的人吐出那样恶毒的话,谁都不能忍受。
    好几次,我都想去和米莎说说话,但不是被他人给拉住了,就是米莎一见到人转头就走。
    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好偷偷的跟在她身后,等着时机,可以再和她搭上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笃定米莎说出那些话,并不是表面上的意思。
    毕竟是我带着她长大的嘛,我和大神官约定好了,要一直陪在她身旁,给她唸故事,跟她一起玩。
    ……她一个人的话,肯定会很寂寞,很害怕的吧,
    我不想看见她哭,我和大神官约定好的。

    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米莎最后一次说到话,会是在那样的场景下。

    外出采集资源,这是每天大家都必须做的例行公事,老师会要求大家团体行动……但米莎,自从那天之后,就总是自己一个人。
    我担心她,每次都跟在她身后,好几次,我都想站出去和米莎说话,却在米莎转过头的一瞬间矮下身子,躲在了遮蔽物后。
    我还真是胆小啊……明明以前,米莎还没长大时,我想说多少话米莎都愿意听的。

    「约书亚!」
    「哇啊啊!」
    或许是想着的事情太多,我一时没注意到前方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跟在米莎身后走,在她一转头的那一瞬间,我根本无处可躲,只能被逮个正着。
    「哈哈……米莎……你好,好巧哦……」拙劣的说着连我自己都不信的谎话,米莎怎么会听不出我语气中的尴尬,他叹了口气,那双与生具来的鲜黄眼眸锐利的看向我。
    「不好,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竟然直接戳破我的谎言……会得到这句问句一点都不意外,但我还是感到了一丝慌乱,只能沉默的低下头,伸手抓紧了衣摆。
    「……我们出孤儿院找食物时,都是团体行动。」我诺诺的说着,看着米莎越来越怀疑的目光,担心会被她给误会,我眼一闭,讲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怕你一个人跑到野外来会有危险。」
    「……。」
    米莎没有马上回话,她愣住了,微微睁大了鲜黄色的蛇眸,张开嘴,像是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嘴,脸颊上浮上一层淡淡地红晕。
    「谢谢你,但我没事,蛇神会照看我。」米莎转过头去,遮挡住了自己的表情,身后的蛇尾却仍旧轻轻摆动着,表示了自己的情绪,她就想要离去,我连忙喊住她。
    「等等,听我说!我陪你去跟大家道歉,大家气消了就不会排挤你了,好不好?」其实这才是我跟过来的原因,米莎总是这样,倔强地个性常常惹到他人,但又不肯道歉,不说出自己的真心话……大家又怎么会懂她呢?
    「不要。」
    「米莎,不要这么倔——」
    「我不道歉,我又没有错!其他人不想理我就不要理!我才不屈服!」猛然转过头来,米莎刚刚脸上的情绪荡然无存,只余下愤怒。
    就像是这样,米莎赌气般的言论经常成为彼此关系间的催化剂……但我从来都不相信米莎是这样的人,我忍不住的向前跨了一步,更加靠近她:「话不能这么说,路易跟温蒂得了怪病治不好,大家原本就都很担心了,又听到你……」
    「我也很担心他们两个,所以才帮他们祷告的啊!你们还来打断!」米莎听到我这番话反而更生气了,蛇尾不满的用力拍了一下地,发出了啪的声响,紧皱着眉:「要是蛇神生气,害他们的病更重怎么办!?」
    「啊,所以你才那么生气……」直到此刻,我才知道米莎那天在那里,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做着平常的祷告……而是在为了温蒂和路易的祷告。
    如果将这件事告诉大家的话,大家肯定不会生米莎的气了,会原谅她的,并且感谢她的吧?我伸出手,希望她可以牵起:「……对不起,是我们误会你了。我们先回去,再跟大家解释——」

    变数来的如此突然,我根本无法反应,听见身后传来野兽的低呜,我转过头,看见野兽升过来的瞬间,身体比脑袋反应还快,我推开了米莎,伸出手臂,硬生生吃住了这一下攻击,被野兽甩开,滚到了米莎身旁。
    「约书亚!」米莎用着颤抖的声音大喊着,紧张的扑到了我身旁,看着我手上的伤势,被野兽利齿撕裂开的伤口,划破了皮肉,向外流着血。
    「米莎……你快跑啊。」我用右手按住了左手的伤口,不想让她看到更多的伤势,其实我怕的要命,害怕就这样子死亡,害怕自己孤独一个人,但我也不希望米莎因此赔上性命。
    「约书亚……约书亚……你快起来啊!」米莎却没有如我所说的离开,反而是到了我的身旁,矮下身子,轻轻的拉起了我的手,语气中满是慌张和惊恐,她闭上了眼,吐出了虔诚的话语:「公母蛇神啊……求求你们……」
    米莎的话音未落,突然的,天空降下甘霖,落到身上的水滴,温柔的抚平了身上的伤口。
    「血止住了……?」我惊讶的看着手臂上的伤口,竟然是消失了,刚刚流出的血还沾染着肌肤,提醒着人,刚刚确实是有一个伤口在那里的没错。
    不过,这并不是我现在必须要关注的重点。
    我站到米莎身前,将人保护到身后:「先打败牠!」
    「嗯……嗯!」米莎似乎也有些惊讶,但也是站在了我的身后,跟我一起面对那只凶狠的野兽。

    「这可真是神迹……不是吗?」不知道在旁边看了多久,在我们打退野兽后,大神官突然的出现,他的目光的在米莎身上扫视,像是看见什么令人高兴的事,蛇信嘶嘶不断的吐出,贪婪的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自从某一天起,我就开始畏惧大神官,我说不出为什么……但认不出我的大神官,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大神官不是以前那个会包容我从孤儿院跑出来,让我偷偷摸摸跟在他身后的那个人了。
    「米莎,你愿意跟我回神殿,一起供奉蛇神吗?」大神官想靠近米莎,我却下意识的往旁跨了一步,挡在米莎身前,有些警戒的看着他。
    大神官扫向我的目光却是冰冷,他不把我看在眼里……就像是看着冰冷无物的东西一样。
    「才不——」
    「我是问米莎。」我的话还没说完,大神官就猛地打断了我的话语,那双蛇眸盯着我,和米莎的眼完全不一样,这双眼带给我的感觉是可怕的。
    我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去看米莎。
    当我看见她那双鲜黄色眼眸中承载的情绪时,我就知道答案了。
    「真的……可以吗?」
    「当然。」

    大神官的笑声中,带着满意的轻微恶意。

    ……米莎被大神官带走后,似乎一切都变得糟糕起来。
    除了温蒂和路易以外,也开始有其他人跟着生病,这就像是传染恐慌的疾病一般,在孤儿院传播开。
    谁都害怕接下来会是自己……大家都只是孩子而已,会害怕死亡,恐惧未知的未来。
    但我们这个年纪,是不该担忧这些事的才对。
    「。……你们有听说吗?米莎当上了圣女哦。」不知道是谁,在某一天开启了这个话题,米莎……米莎啊,明明在离开前,她还丢下了那句「一定是因为你们不够虔诚,才会只有我被选上!」
    但大家……果然还是记得她的吧。
    「当上圣女又怎么样!她一次……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我们。」果不其然,还是有人对米莎抱持着埋怨的心情……毕竟我们明明都是一样的人,我们都是孤儿……我们都是家人,但米莎却是和我们不一样的,她高高在上,她是拯救世界的圣女。
    会忘记我们也是应该的吧?
    「她或许……只是太忙了吧。」我小小声的说着,但就连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能在心中希冀着,这并不是我的妄想。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我知道,大家心里都有一块地方,在告诉自己,米莎是不会回来的。
    沉闷的气氛围绕在孩子周遭,每个人都低垂着眉眼,愁云惨雾笼罩着所有人。
    我看了所有人一眼,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我站起身,努力打起精神,对大家说着:「……我说,我们来编花环好不好?」
    「花环……?为什么?」这个提议或许太过突兀,大家都用困惑的眼光看着我,被这么多人注视,一时间我也有点说不出话,声音梗在喉咙好一会,才勉强被我挤出。
    「老师不是说过吗?花环可以送给人,带给人力量,或是欢迎人……」我无语巴巴的说着,自己都觉得我的话句很无力,但还是强迫着自己说完这一切:「我们也来编花环,送给大家……还有,欢迎米莎回来吧。」
    「……都过了这么久,你还惦记着米莎啊。」沉默维持了一会,就有人忍不住开口吐糟了我,一听到这句话,我顿时涨红了一张脸,急急忙忙的解释。
    「不是!才不是!我只是……」
    「好啦好啦我们都知道啦!唉呦……圣女。,听起来就很厉害……」
    他们的语句中净是调侃,完全不顾我的脸越来越红,简直整个人都要烧起来的模样。
    「好吧,为了完成我们可爱约书亚的心愿……就一起做吧!」
    「才不是为了我!」
    我急忙的反驳着,却没被任何人听进去,嘻笑着调侃我。
    ……不过算了,这样也好吧。

    粉红色的花圈上,用笔写上了大家的祝福。
    「恭喜我们的米莎成为圣女了。」
    「欢迎回来。」

    大家都在等你啊。

    花圈摆在孤儿院的门口,最显眼的地方,褪色后我又偷偷的编了一个新的,写上一模一样的字放回去,就是怕米莎随时要回来,会看不见大家的祝福。
    但直到孤儿院爆发了严重的病情,她都没有回来。
    明明是圣女啊,明明是拯救苍生的圣女。

    她却连一个小小的孤儿院都没有拯救呢。

    大家都得了像路易、温蒂那样的怪病,死的死,没死的则是获得了严重的残疾。
    就连我也不意外。
    身上的伤疤蔓延到左眼,无时无刻都在提醒我,那时生病的痛苦,无人可以缓解的苦楚,每个人的哀嚎声成为了我的恶梦。
    我察觉到了不对劲……在大神官来之前,逃跑了。
    好痛。
    好痛啊。
    为什么米莎没有回来。
    真的是因为我们对公母蛇神不够虔诚吗?

    怎么可能。

    我亲眼看见了孤儿院,那些情同家人的孤儿们获得了什么下场。
    分尸、残忍的重组、变成了没有意识,也没有人认得的模样。怪物,除了这个词还能用什么形容。
    可是我还记得啊。
    我明明就还记得大家,我明明就还记得米莎。
    但为什么,你全部都忘记了。
    站在广场上,对着众人展示你那被赞许的「神迹」。
    治癒了大家,就像是我那时感受到的一样,温暖,舒服的光辉。
    却不愿意照亮我们啊。

    果然,像我们这样,只能躲在黑暗里,阴沟里的髒污,是跟你配不上的吧。
    你总有一天要回来见我们的。
    回来看看我们……为了你过得多惨。
    都是你害的。

    「不记得我了吗?再看仔细点。」
    吐出冰冷的句子,用着完好的右眼紧紧盯着米莎,从迷惘的模样,到惊吓的表情。
    「……约书亚?!」
    从那惊慌不定的语气中,我听出了她的不敢相信……还带着一点惧怕。
    ……原来一直记得你的,只有我吗。
    我低声的笑了,我从以前就这么愚蠢,在所有人都厌恶你的时候,独自一人站在你的身旁……简直像个傻瓜一样。
    「是我。」

    你该还债了。

    . end
  • 万象物语-【图文】约书亚×米莎—我所注视的那个你。
    匿名
    2020-06-05 19:50
    呜呜新手的我看完上期大神官的故事时完全没想到米莎这边会是这样...帮约书亚写个惨字

  • 上一篇:【作品分享】HG 哥修罗

    参与讨论
      • 请先登入后才可以回帖 登入 | 注册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