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2019-04-04 19:25:10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鸭狸趴趴
    2019-04-04 19:25:10


    夏尔

    这二十七年来的每一天,我都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活了下来?为什么是我来承受这份孤独?
    看着最亲近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离去,是比死更残忍的刑罚。
    先是高修,再到你。
    再到我认识的人,一个个都不可挽回地苍老,衰退,然后完全消失了。
    这真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惩罚。我看着时间往后流,看着学生们长大,新学生入校,只有我一尘不变,我被迫成为一个局外人,无法体验他们正在经历的或是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无论快乐还是痛苦。同时有种痛彻心扉的旁观者的感觉,仿良心自己从来都不属于这里。
    我无法随世界一起变老,我看过那么多生命的衰老,却永远不能完整体会生命的历程。
    “拟惹寒香几度闻,画莺啼暖落芳尘。一风绝尽三山客,还许青梅安梦魂。” 这是你在研究东方联邦那种独特的医疗方式“气”的时候,无意发现的一本东方诗集中记录的一首,你说你很喜欢,可惜这页只剩下了一半,这词,也只剩了一半。
    你说真可惜,这么好的词,只剩了一半。
    我说没关系,我们到时候一起去东方联邦,一定能找到剩下的一半。
    你笑着对我说,不必了,我已经找到另一半了。
    很久很久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你当时的意思,但你已经不在了。
    没人想到实验会失败,但爆炸带来的毁灭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我们失败了,而且败的很彻底。
    看着自己的魂能被外力从自己的身体里扯出来。发着蓝色光芒的魂能,比书中描述的还要耀眼,如此美丽的场景,却是死亡带来的绚烂。
    一瞬的恍惚。
    下一秒我回复意识时,是在实验室外面的走廊上,周围纷杂的脚步声,尖叫声,爆炸声,他们在讨论什么,我听不清,我扶着额头,试图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最后的最后,你对我说了什么,但我记不起来了。
    再次抬头,眼前的人是奥斯塔,他冰冷的目光透过单片眼镜扫过我,脸上没有表情。
    “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你?”
    这是奥斯塔二十七年前问我的,二十七年前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二十七年后的现在,我却依旧没能找到答案。
    二十七年前你推开我的那一刻,周围的爆炸声盖住了一切声音。在意识消失前,我看到了你最后的口型,“活下去”。
    你喜欢的东方联邦的那首词,我找到了后半句:云雁小,水波横。麝烟未改与君焚。嬉游等作清闲少,竹影桃花并叩门。
    我找到了另一半,却失去了另一半。
    我仍一意孤行的认为你没死,你一定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只是我还没有找到你。
    我这样相信了二十七年,我可以再等二十七年。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西哥饼
    2019-04-03 20:39:01
    求策划别动小天使,他那么善良的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鸭狸趴趴
    2019-04-03 22:07:02
    实验体两次遇到艾力欧都有状况,看来是适合的肉体:]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鸭狸趴趴
    2019-04-04 19:22:59
    今日更新了莫里斯,因为不太会用这个app所以只能在重新编辑了下(希望能够有好心人教我一下如何直接把新写的文加在之前文的后面)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阿绛
    2019-04-04 19:27:59
    鸭狸%% 学会了,感谢帮忙讲解的好心人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路边的刻印
    2019-04-05 09:04:02
    这个游戏里的帅哥剧情都虐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柳墓
    2019-04-04 19:26:33
    莫里斯
    “起码我还能以另一种形式陪在你身边,保护着你,保护着你们。”
    “你真的要强行读取这块魂晶里的记忆吗?”
    “这就是我们身为谛视者的任务,不是吗?”
    他点点头,靠在墙壁边。

    ……

    我在哪?
    我以前来过这里吗?
    白光,爆炸,裂缝,他。
    我记得我已经死了。

    “我会替你守护好他们的。”

    “你的魂晶,我会保护好的,不会让别人得到它。”
    “交给奥斯塔。”
    “谁?”
    “我的学生,如果你能遇到,交给他。”

    “我并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你可以再考虑一会,不过,可能也只有一会了。”他看向我的手。
    我手里的金色光芒逐渐暗淡,我知道,延命符文很快就会失效。
    “所以,你的决定是?”

    “所以我想和你做笔交易,你身上的生命符文看上去时效也快到了,我想问你,能不能让我在你消失后,借用一下你的身体。”

    “对,龙瞳晶球算是一个稳定的‘门’,世界上还有很多这样的‘门’,只不过这些算是‘上一个文明’的遗产,拿走龙瞳晶球的那个人应该只知道它蕴含着大量的能量,而对于其真正效用,并不了解。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门’打开了,灵魂和魔物畅通无阻的出入这两个世界,对你们来说,这不是件好事。”

    “你们实验产生的爆炸相当于在两个世界之间开启了一扇门,一个通道,但它很很卡定,很快就会自己消失。”

    “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倘若不是在爆炸的火光吞噬我的前一刻,使用了那个符文,我是看不到这一切的。
    那魂能爆炸后和透晶石反应打开的那个裂缝,和裂缝后面的那个世界。

    明亮的让人几乎失明的白光。

    “开始吧,魂能注入。”
    “一定能成功的这次。”
    “嗯,试验结束我们就去东方。”
    “好。”

    “你真的不让奥斯塔来帮忙吗?”
    “怎么,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哪有,只是想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

    “晚饭我自己做。应该会多做那么一点,刚好够两人份的晚餐。你去草原回来估计也累坏了。”
    “好哎!那下次换我做给你吃!”
    “别……”

    “这是……生命符文的公式?”
    “嗯,如果只是靠实用符文的话,很难让它动起来呢,所以我想自学一些生命符文。”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我…”
    “我希望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听到了吗?”

    “以后不用喊我迪特里希,叫我莫里斯就好,同样的,我也会喊你夏尔。”

    我在哪?
    白光,爆炸,裂缝。
    我以前来过这里吗?
    我其实已经死了。

    ……

    “怎样?里面记录了什么?”看着我睁开眼睛,靠着墙的那个人说话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一段无趣的记忆罢了。”我看着手里的那块魂晶,递给他,“你也看看?”
    他闭上了眼睛。
    “菩提非树,镜明无台,何苦妄生痴?乘兴两三时,梦醒罢、春秋具迟。”他摇摇头。
    “你又在吟我听不懂的东西了!”
    “只是一时有感,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
    “联邦里的?”
    “嗯,联邦里的。”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路边的刻印
    2019-04-07 18:32:26
    这只莫里斯不够傲娇(xx)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垢 森
    2019-04-05 20:26:18
    via soul
    奥斯塔
    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实验也好,研究也好,为老师搜集素材也好。
    “老师,实验体喊出‘克诺维斯’的那一瞬间,像极了你。”
    他痴痴地看着水面,从头开始想起,与老师的一幕幕,泪划过脸庞,进了嘴,一声好咸,却丢了透晶石。透晶石缓缓落了下去,再也不曾浮现过。
    他离开了符文学院,带着老师的魂晶。
    晴空草原,草原上散落的石碑据说记录了很多知识,有的甚至超越了这个时代的认知。
    奥斯塔把手放在一处石碑上,冰冷的触感从五指蔓延到他的手臂。
    后颈一阵寒意。
    一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之前传闻的晴空草原多盗贼果然并非空穴来风。
    “喂,老大,你看他手里的那个亮晶晶的东西,好像很值钱哦。”
    “别碰这个东西!”
    “不给是吧?打!”
    他被一脚踹倒。拳头打向他,脚踢向他,但他死死抱住那颗魂晶,一直不肯松手。
    他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大吼了一声,然后踢向自己的脚迟疑了一下,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迪兰来了!”,周围的人四散而逃。
    过了很久,周围又有了脚步声,伴随着盔甲碰撞的声音,奥斯塔抬起了头。
    那人把地上的单片眼镜递给他,他抬头看向那人,持着一面巨盾的武夫,巨盾上有符文的气息,如此精巧的实用符文道具,想必是出自他的手笔。
    “小哥,怎么一个人在晴空草原这种地方闲逛?迷路了吗?”
    “……和你无关。”
    “怎么和将军说话的!”一旁的士兵大吼。持盾武夫瞪了士兵一眼。
    “小哥别介意,他性子急,说话容易得罪人,小哥看上去应该是符文学院的人吧,那就是来这里做研究的?”
    “我说了和你无关,你说完了吗?说完我就走了。”
    “小哥留步,如果小哥不嫌弃,不远处有个废弃的兵营,你可以在那里住下,晴空草原盗贼猖獗,你刚才也见识到了,有个住的地方还是稳妥些。”
    奥斯塔看了眼那面盾。
    “谢了,”很小很轻的声音,“改天你把你的盾送来,我给你强化一下。”
    即使是生命学派的教授,他也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重建好符文守护者的模型。
    他给它取名mx46。
    挺失败的吧,实验。他在观察日志里写道。
    性格,行为,和老师大相径庭,就连老师的记忆,都没能继承哪怕一点。
    哦,倒是有一点很像,它也喜欢透晶石。
    他准备把这个失败的实验体给拆卸掉然后重新组装。
    直到那一天。
    “克诺维斯。”触碰到石碑的实验体喊出了他的名字。
    “你说什么?”奥斯塔瞪大了眼睛。这或许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慌张。
    实验体盯着他看了好久。
    “?符…敷?”
    他突然疯狂的想再听到一次那声“克诺维斯”,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还需要继续研究十几年,哪怕要奉献自己的生命。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路边的刻印
    2019-04-05 21:14:29
    最后很完美的带出深沈的爱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路边的刻印
    2019-04-07 18:33:09
    奥斯塔愿意付的代价应该是「全世界毁灭」的等级了…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匿名
    2019-04-09 00:51:51
    结果付出的代价是我们谛视者的石头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匿名
    2019-05-10 15:30:43
    你可以使用红书籤啊(x
  • 万象物语-via soul(夏尔,莫里斯,奥斯塔,高修同人文)
    匿名
    2020-06-17 14:03
    这篇居然浮上热门推荐了

  • 上一篇:【讨论】6/18~6/24幻境

    参与讨论
      • 请先登入后才可以回帖 登入 | 注册
    查看更多